|| 德州猎友聚会:鹰湖猎雁记

鹰湖是位于休斯顿西南70英里处的一个小镇,完全是农耕的区域。从六七十年代起,他们开始大力推广秋冬季猎雁的活动,有了个"goose hunting capital of the world"(世界猎雁之都)的头衔。一望无际的收割后的稻田为越冬的雁群提供了无尽的食物,也给猎人们提供了极好的狩猎机会。

今年是我第一次参加,去年12月刀客和大男人等几个猎友来过一次,不过12月的确是来的晚了一点。今年的活动早早就计划好了,好几个月以前就定好了日子,今年又心急了一点,定在了11月3日开猎的第一天

按照事先的约定,我在4:10分提前20分钟赶到了集合地点。一开进加油站,远远就看见了刀客兄的座驾,上次他贴猎鸽子的图的时候我就记住了他的车的尾灯的样子,这次一眼就看了一个准

后来大男人和其它猎友一起到了,6个人完全凑齐了。由于今年改夏令时晚了一个星期,地主也没有通知我们,结果我们是早到了一个小时。大家正好有时间在加油站买了热咖啡和食物,填填肚子。

总算到了出发点时间!我们三辆车跟着向导往城外开了上十英里,然后转上了一段简易公路又开了一段,开进了路边的一片田边。当时反正黑乎乎的,啥也看不见,又是第一次来,稀里糊涂的,反正跟着向导就是了。

 

向导先开着ATV全地形车去选地点,然后闪了几次车灯,呼唤我们过去。过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摆设假雁阵,他们用的假雁非常简陋,就是一个白色的三角塑料袋,就像机场用的风向袋,要靠风才好鼓起来。我们一共7个人在黑暗中忙活了好一阵才布好了这个好上百只的雁阵,然后每人发了一件白大褂,一块泡沫垫子,六个人一字排开,两个两个靠得近一点,为一个小组,刀客兄是左利手加左手枪,天然的是压左边阵脚的,所以在最左边;我和大男人在最右边,其他几个猎友在中间的位置。分配好猎位后,大家套上白大褂就仰面躺在垫子上等待了。

这时候天空已经有一点点亮了,远处已经是满耳的雁鸣声。天空晴朗,一轮残月挂在天上,时有时无的有点小风。

天空越来越亮,不断有雁群高高飞过。我们还是要耐心等待7点10分的开猎时间。

野鸭

说到猎雁由于时间不对,天气不好,向导选点不好等等原因,战果奇差无比!回来就跟地主理论,这地主还是蛮讲理的,答应我们第二天星期天早上再给我们一个FREE的打野鸭的机会。灰狼兄等达拉斯的三位兄弟不愿意再玩一天,当天晚上就打道回府了。奥斯丁的刀客兄两位兄弟决定不回去了,当晚就在小镇上找了一个旅馆住下了。我决定返回休斯顿,第二天带上W博士再来。

第二天半夜3点半钟W博士到我家会合,把家伙都搬到我的车上,然后出发再奔鹰湖而去。一路无话,还是大雾,比昨天更浓,车犁开浓雾,小心翼翼的艰难向前。(后来我们总结了经验,与其半夜三更的起来在浓雾里面危险行车,还不如在头天晚上没有起雾的时候早早到达,然后安心的睡一觉!这样更安全一些。)

4:45分到达集合地点,吃早饭。

5点刚过一点大家都到齐了,然后跟着向导往东狂奔,一气跑出十多英里,然后向南,进入到一个庄园里面。

周围完全是一片漆黑,向导让我们停好自己的车,把装备都搬到他的皮卡上,让我们坐在车斗里,叮嘱我们把车皮给抓牢了,然后沿着一条土路就往深处开。那个路不是一般的颠簸,如果不是事先他叮嘱一声,我们多半要给颠出去。我们几个也不知道他要带我们去哪里,都不吭声;太黑,互相也看不见脸,就这么默默的一手抓着自己的枪,一手紧紧的抓着车皮,随着车摇来晃去。

终于到达目的地!大家跳下车来,开始卸下设备。搬完了设备,向导一人把车继续往前开,隐蔽起来,不然,停着的车会暴露我们的行踪。我们借这个时间做最后的准备,这时候W博士发现他的中国造的HIKING手杖无论如何打不开了,我的中国代工的"SWISSGEAR"手杖也是拧不开了,最后使蛮力拖出了最下面一节,好歹弯下腰的时候还可以戳到地上,这样也不至于完全跌倒。

 

当时心里那个恨啊!这种破东西,这种破质量!才用了不过3次就这样了!万一要是又陷到了稀泥里面,这"短棍"还不知道如何用了。后来一回去就马上去REI买了一对"黑钻"手杖,贵是贵一些,但是非常的结实!大概这可以安心的用个几年了吧?

向导回来后跟我们BRIEF猎场的情况,我一听就觉得跟我们在南边的沼泽里面的情况基本相同,战法也一样。向导背着假鸭子走在最前面,他的猎狗跟着跑,我在最后面压阵。一走进塘边的稀泥里面,奥斯丁的两位就出麻烦了。

他们过去的习惯都是站在塘边打猎,从不下水的。他们穿的水裤都是钓鱼的时候用的,连体,下面是套鞋那种样子的。我原来就总结过,这样的连体裤打野鸭是不合适的,套鞋很容易被陷在稀泥里面而难以脱身。这回果然又发生了,刀客陷在泥里几乎不能走,我就走到前头去,给他当拐杖,让他扶着我的肩头走,好歹我的行头不怕陷,手里还有半截手杖。就这么着,总算是走到了预定地点。

这里果然是私人的农庄,常打猎的,比公共猎场条件好多了,居然还有铁条焊成的架子,上面还有条椅,比我们在公共猎场半坐在水里或者跪在水里那是舒服多了。

更舒服的事情是我们不需要自己去布鸭子了,向导去,我们只需要端坐在椅子上就行了!哇塞,交点钱就有这样的好处,果然是花钱买服务啊。我记得原来在新泽西的时候,想自己打汽油也不行,油站里有人,一般是印度人给你加油,当然,人家是要收服务费滴。

 

天明之后,看到塘里的假鸭子是这个样子的:

向导有个我没有的好东西:电动的假鸭子,上好了电池就可以忽闪翅膀,显得更真实一点。

天明后我们坐在里面的样子。最外面的那位就是我们的向导,典型的德州红脖子,平时是农民,到了冬天农闲的时候就当向导,所以涅,不是那么专业哈。昨天打雁的时候大家就对他选点和吹雁哨的水平很是不满,且看他今天表现如何吧。

这条寻回犬很敬业,就是跟他的主人一样,不是那么专业。我们如果一次打下的鸭子多了,比如三只,它就乱了套,咬住了第一只,又去追第二只,第一只又扔了,跟我们讲的笑话里面熊瞎子掰苞米一样,永远只有一个!哈哈哈。看着它追鸭子的样子,真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

借这个机会说说左撇子和左手枪。中国人习惯了强制性的将左撇子给憋成右撇子,生产枪械的时候更是根本就不考虑左撇子,因为所有的左撇子已经都强制改造成了右撇子了嘛!这的确是可以降低一点生产成本,但是未必有什么太大好处。一个能够兼顾左右手的设计才是好设计。一队人马里面最好左右手都有才好。比如刀客兄就是左撇子,他还专门买了一只贝尼尼的左手枪,我们布阵的时候,如果是今天这个样子,大家都靠得很近的话,他就负责在最右边压阵,他最方便快速的向右扫。

最右边那个就是他。如果是昨天那样排一个马蹄形的阵,他就排在最左边,方便往中间进入埋伏圈的猎物开火。我不是说右手不能打,而是讨论能够快那么一秒钟半秒钟的。这还只是打猎,除非是危险的大猎物,未必有性命之忧,其他很多用枪的时候,比如军警人员,差个一秒钟半秒钟可能就是生死的区别了。

老天保佑,这向导今天的表现不错!鸭哨没有瞎吹,开猎头一个小时我们就打了不少,昨天那种压抑的气氛也不见了,大家开始挑剔起来,要挑品种打了。

大家先追求数量,确保不能空手回家,否则回去没法交差啊!牛皮可是先吹下了!法律规定是一个人一天可以打绿头鸭、针尾鸭这样的大鸭子一只,TEAL这样的小水鸭子4只,所以开始我们是尽量打小水鸭,等到打到了16只小水鸭的时候,我对另外一侧的刀客他们大叫:再有TEAL也不要打了!只能打大鸭子了!

不过这鸭子也不可能想什么来什么吧,于是就进入了一个枯燥的等待期。我坐在向导的旁边,就跟他聊上了。就这么聊啊聊,过了几乎一个小时,终于有两只大鸭子飞过来,大家都屏住了呼吸,这两个家伙很狡猾,没有飞到假鸭子阵里来找表兄们,而是远远的躲在塘的另外一边,在我们的左前方,慢条斯理的找东西吃。我和W博士等啊等,想等到它们消除了警惕性,慢慢的游过来,靠近了再打。否则,距离在70码以上,我们是一点把握都没有。终于,两只发现了什么不对劲了,"啪啪"拍着翅膀要起飞了!我和W博士立刻开火,可惜,六枪打完,一只都没有打着,实在是太远了一点。

 

后来运气不错,再过了不到20分钟,又有两只大鸭子飞来,这回落到了假鸭阵的右边,我们都知道,这回它们跑不了了,只要刀客兄他们正常发挥的话。果然,两位兄弟不负众望,站起来就这一个速射,两只都被打掉了!

完美的结束了这个早上的狩猎!

这是我提起野鸭离开猎位的时候

看看我们的猎物:一共是20只鸭子,每人都是一大4小,满载而归。

W博士不想处理鸭子,嫌太麻烦,把鸭子都给了我。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啊,就打电话叫朋友们来分,嘿嘿,居然好多人不要,没有吃过,也不知道如何处理。哇塞,这帮人都退化了嘛,连吃都不会吃了。不过是20年前,大家从菜场买回了活鸡活鸭,没有谁家说不能把这些鸡鸭吃到肚子里去吧?

算了,不说他们了。我只想告诉大家:这鸭子很好吃,真的,很好吃!

|| 飞翔推荐:大黑鹰弩  -  小王子弩  -  瞄准器

产品和文章全部在首页:【点击返回首页

货到付款 不要定金 电话(微信):138 8600 1234 QQ:3659125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