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| 捕蛇高手曾捕获5米蛇王后成护蛇者

他家祖上五代都有捕蛇高手,都有人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;他从小跟随父亲捕蛇,承继祖业,有40多年“蛇龄”,也曾为此尝尽苦头。从2003年开始,他却彻底“封手”,做起了宣传保护蛇类的事情。3月3日,桂林市叠彩区大河乡东窑村的申永庆向记者谈起他这段人生经历时,感慨万千地说:“蛇是人类的朋友,应该与它们和谐相处。”

祖传捕蛇绝技

3月3日上午,记者来到申永庆家时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抓蛇、玩蛇的彩色照片,有些场景不禁让人毛骨悚然。

“那都是过去的事情,留作纪念罢了,我已经‘封手’快4年了。”今年54岁的申永庆快言快语地说,他们家可以说是“捕蛇世家”,祖上五代都是捕蛇的,到他已经是第六代了。那时蛇不值钱,捕蛇都是为生活所迫,说得严重点,捕蛇就是在玩命,稍有不慎就会被蛇咬致断手断脚,甚至丧命,他祖上的捕蛇者中,每代都有人为捕蛇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申永庆说,他亲眼看见他的一个叔叔中蛇毒而死。大约是上世纪70年代初,这个叔叔上山抓蛇时被咬,由于没有出现红肿,以为伤得不重就没在意,叔叔回到家里没几天就死了。后来,申永庆上了广西中医学院,分配到医院工作,钻研了蛇毒知识才知道,叔叔其实是中了蛇的神经毒,是最容易致死也最容易被忽视的一种蛇毒。

四十多年“蛇龄”

随后,申永庆带着记者来到地下室,打开一间小房子的门,只见几条一米多长的百步蛇拍打着尾巴,发出“啪啪啪”的声音,警惕地看着来人。记者见状不禁不寒而栗。

“拍尾巴表示它生气了,这些家伙不喜欢被人打扰。”申永庆说着走进房内,用两根小铁棍将一条百步蛇挑到大厅里,让蛇作出各种不同的姿态,像是在把玩一件玩具。他说,从小学时代,他就跟着祖父和父亲抓蛇、耍蛇,慢慢地学会了捕蛇技巧。上世纪80年代,他虽然上了中医学院,但最大的兴趣仍是抓蛇。

上世纪90年代后,随着吃蛇风的兴起,抓蛇的经济效益陡增,申永庆也曾开过经营蛇类的餐馆,还经常拿着袋子满山去抓蛇,那时蛇多,有时候一个洞可以挖出半袋子蛇,有十几公斤重。他还与家人到外面从事过“人蛇共舞”的表演。

申永庆指着墙上一张照片说,这是他抓到的最大的一条蛇,是1989年在灵川潮田的山上抓到的,费了3个多小时才制服它,这条蛇是桂林最毒的眼镜王蛇,有5米多长近20公斤重。后来,他玩耍这条蛇时,被一位香港老板看中买走了。

申永庆成了桂林有名的捕蛇大王后,先后有上百名徒弟向他拜师学艺。但申永庆为捕蛇也没有少吃苦头,他伸出双手对记者说,“你看,我手指被蛇咬得不成样了,现在一变天都有感应,经常有麻木的感觉。”记者看到,他的右手大拇指凹陷、左手小指被咬变形,手上、脚上满是伤痕。申永庆说,他身上至少有几十个蛇牙印。

倡导保护蛇类

申永庆告诉记者,由于蛇的经济价值攀升,民间捕蛇者越来越多,从1998年开始,他明显感到自然界的蛇越来越少了,有时出去几天才能抓到一条,大蛇更是难找了。2003年,发生“非典”时,他听说病毒是从野生动物传来的,而且与生态恶化有关,于是关闭了餐馆,也彻底“封手”了,他的后代也没有再承祖业。

申永庆说,他现在也养蛇,只为研究蛇的习性。平时,他主要做两件事情,一是帮意外被蛇咬伤的人治伤,二是宣传蛇类知识,增强人们保护蛇的意识。

申永庆对蛇毒颇有研究,并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治伤方法,还写了一些治疗经验方面的文章,发表在广西的《蛇志》上。记者看到他家里有很多药品和蛇的标本,他说,这些都是为他人治蛇伤准备的。有些人被咬伤后不知道是什么蛇咬的,到他这里一看标本就知道了,这样便于对症下药。

“我想建立一个桂林蛇类的标本馆。”申永庆说。在他心中,这些蛇类标本还有一个作用,就是用来宣传,让人们认识各种蛇的习性,对它们进行有效的保护。“人为利益抓蛇,蛇为保命伤人,都是生命何必相残呢。”他说,蛇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,所以没有必要去伤害它们,人与蛇应该和谐相处。

祖传捕蛇绝技

3月3日上午,记者来到申永庆家时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抓蛇、玩蛇的彩色照片,有些场景不禁让人毛骨悚然。

“那都是过去的事情,留作纪念罢了,我已经‘封手’快4年了。”今年54岁的申永庆快言快语地说,他们家可以说是“捕蛇世家”,祖上五代都是捕蛇的,到他已经是第六代了。那时蛇不值钱,捕蛇都是为生活所迫,说得严重点,捕蛇就是在玩命,稍有不慎就会被蛇咬致断手断脚,甚至丧命,他祖上的捕蛇者中,每代都有人为捕蛇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申永庆说,他亲眼看见他的一个叔叔中蛇毒而死。大约是上世纪70年代初,这个叔叔上山抓蛇时被咬,由于没有出现红肿,以为伤得不重就没在意,叔叔回到家里没几天就死了。后来,申永庆上了广西中医学院,分配到医院工作,钻研了蛇毒知识才知道,叔叔其实是中了蛇的神经毒,是最容易致死也最容易被忽视的一种蛇毒。

四十多年“蛇龄”

随后,申永庆带着记者来到地下室,打开一间小房子的门,只见几条一米多长的百步蛇拍打着尾巴,发出“啪啪啪”的声音,警惕地看着来人。记者见状不禁不寒而栗。

“拍尾巴表示它生气了,这些家伙不喜欢被人打扰。”申永庆说着走进房内,用两根小铁棍将一条百步蛇挑到大厅里,让蛇作出各种不同的姿态,像是在把玩一件玩具。他说,从小学时代,他就跟着祖父和父亲抓蛇、耍蛇,慢慢地学会了捕蛇技巧。上世纪80年代,他虽然上了中医学院,但最大的兴趣仍是抓蛇。

上世纪90年代后,随着吃蛇风的兴起,抓蛇的经济效益陡增,申永庆也曾开过经营蛇类的餐馆,还经常拿着袋子满山去抓蛇,那时蛇多,有时候一个洞可以挖出半袋子蛇,有十几公斤重。他还与家人到外面从事过“人蛇共舞”的表演。

申永庆指着墙上一张照片说,这是他抓到的最大的一条蛇,是1989年在灵川潮田的山上抓到的,费了3个多小时才制服它,这条蛇是桂林最毒的眼镜王蛇,有5米多长近20公斤重。后来,他玩耍这条蛇时,被一位香港老板看中买走了。

申永庆成了桂林有名的捕蛇大王后,先后有上百名徒弟向他拜师学艺。但申永庆为捕蛇也没有少吃苦头,他伸出双手对记者说,“你看,我手指被蛇咬得不成样了,现在一变天都有感应,经常有麻木的感觉。”记者看到,他的右手大拇指凹陷、左手小指被咬变形,手上、脚上满是伤痕。申永庆说,他身上至少有几十个蛇牙印。

倡导保护蛇类

申永庆告诉记者,由于蛇的经济价值攀升,民间捕蛇者越来越多,从1998年开始,他明显感到自然界的蛇越来越少了,有时出去几天才能抓到一条,大蛇更是难找了。2003年,发生“非典”时,他听说病毒是从野生动物传来的,而且与生态恶化有关,于是关闭了餐馆,也彻底“封手”了,他的后代也没有再承祖业。

申永庆说,他现在也养蛇,只为研究蛇的习性。平时,他主要做两件事情,一是帮意外被蛇咬伤的人治伤,二是宣传蛇类知识,增强人们保护蛇的意识。

申永庆对蛇毒颇有研究,并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治伤方法,还写了一些治疗经验方面的文章,发表在广西的《蛇志》上。记者看到他家里有很多药品和蛇的标本,他说,这些都是为他人治蛇伤准备的。有些人被咬伤后不知道是什么蛇咬的,到他这里一看标本就知道了,这样便于对症下药。

“我想建立一个桂林蛇类的标本馆。”申永庆说。在他心中,这些蛇类标本还有一个作用,就是用来宣传,让人们认识各种蛇的习性,对它们进行有效的保护。“人为利益抓蛇,蛇为保命伤人,都是生命何必相残呢。”他说,蛇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,所以没有必要去伤害它们,人与蛇应该和谐相处

相关阅读:11岁少年勇杀大野猪一夜成名  -  野外蛇伤的基本知识

产品和文章全部在首页:【点击返回首页

货到付款 不要定金 电话(微信):138 8600 1234 QQ:365739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