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| 猎友狩猎笔记

这个天,太阳晒嘀飞叽巴嘀热。山里猪猪又多,矛盾啊。

昨天,眼见毒日头快下山了,六点已过。忍不住还是提上家伙,驱车上山。来到老乡家里,已是晚七点过,速速的装好枪,唤上狗,三人就往林中走去。时间太少了,一无所获。吃了晚饭,主人说去打夜猪。以我前面的经验,象这种山林茂密的地方,夜猎猪是很危险而少收获的事。要去,就让他们去吧,叮嘱千万别乱开枪。我想早上早点起来,趁太阳没出来前搞一骚,就早早上床歇息了。

夜里,一觉醒来,隐约听到犬吠声,二声枪响。忍不住激动起来,穿衣起床,向野外走去。天上繁星点点,万里无云,真是糟叽巴糕,又是绝对地大睛天。四周是夜的寂静,看不到一丝光柱,自然搞不清在什么地方开枪,只好怏怏而回。迷糊中,又听到急切的犬叫声,一声枪响又传了过来。这次声音较近,我起身穿衣出门,一道光柱射过来,出猎的人已回到了屋旁。我问打了什么,回答才打的一只兔,先前打了一只果子狸。有一头野猪受伤而逃,天亮再去查找。

撒泡尿,我又返加屋内睡觉。天刚亮,就醒了,稍绵了下床,穿衣起来。趁这个凉爽的早上,赶紧去整一盘。主人夫妇已起床,他们的大儿子,也是昨晚夜猎者,还在补觉。见我起来,主人就吆喝他大儿子起来。洗了脸,我俩提枪唤狗,往昨夜打猪的地方走去。

约莫走了三公里地,来到这片树林围裹,种满了洋芋的土地。他去查找昨夜击杀野猪的地方,看能否找到野猪逃循的痕迹。给我指了林中一条路,让我先前行。我且走且停,慢慢看看地上,有无什么可疑的蹄印之类。不知不觉,来到一处有几户农家的地方,护家狗见生人,狂吠起来。主人出来打狗,见我提枪,问询过来,我回问有无野猪踪迹。

主人告诉我,昨晚野猪才拱了他家后面的洋芋地,我问有野鸡放没有,回答就在后面。我又慢慢向后面走去,看能否打打鸡耍。同时请他告知后面来人我的去向。这家农户后面就是一条车路,这儿村民种烟,因烤烟要用煤,为了运煤方便,几乎每家农户都是车道到屋前,车路如网络般密布,方便了生产生活。我沿着这虽不算宽大,但也算平整的车道,慢慢走去。突然听到林中悉悉索索的响声,我蹲身下来,从树林脚下看去。这种看法,虽说可以看得深透一点,但也没多大用处,现在这个时节,林中已是一片茂密的新生荆棘。细听,响声又无。只好再往前走,不多几步,右边一小径穿过这片不大的树林,前面就是一块大土,心想这土里应有野鸡。顺小径走到土边,举目四顾,莫俅鸡影。

从小径慢慢返回,想起刚才那小片林中的响声,又不自禁的停下来张顾。刹时,一阵动响从左边这片林中惊起,我举枪凝视,虽见荆棘丛中枝条乱颤,看不清东西,我也不敢乱开枪啊。正在我恍忽间,一头棕色的野猪,从我前面小径入车道处一跃而过,距离不足十米。我根本来不及开枪。急步跑到车道上,那猪又闪入车道上方密林中。我走到它入林处,低头看去,只有密密的荆条杂草。机不可失,我赶紧往回走,过了那农家房屋,我对着对面来时的山林喊去。对面也回应了过来。我说快带狗过来,这儿才进林一头野猪。

这时,对面山林中犬声急起,只听他在对面林中吼道:狗撵起了。我只好赶紧往对面树林跑。嘣,一声枪响传来,嘣,再一声枪响。我跑入对面林中时,已无任何的声响动静。我大声呼叫,也无回应。停留了一阵时间,仍不见任何的回声。我只好回到先前那农家等待。我让这农家的主人去帮我找找这人和狗,一会他就返了回来,说没打着,野猪跑下崖了。我让他查找这头猪是不是我看见的那头。因他听我说了猪入林的位置,说这猪就应进入对面那林。一会,他查了回来,说就是这头猪。我等到人和狗回来时,他家里也打电话来,让回去吃早饭。眼见日头也升了起来,只好作罢往回走。

一路上,我问了他找猪和打猪的情景。他说昨晚打的猪,有明显的翻滚在地痕迹,但没有血迹,看不到蹄印,狗也找不起。这一头猪的情况是,当时,他正在往我这边来,一听狗叫起,就跑步往回赶,眼见那猪在他前面约二十米处跑的急切,就急促开了二枪。结果是空搞灯。吃过早饭,我无心再在山上玩,本来不想要昨晚打的猎物,因家中冰箱已是满满。主人再三相让,要我带回那果子狸,我只好等他削剥了皮,去了内杂带走。主人说到夜晚带狗打猪,猪在夜里同狗好缠斗,比白天好打。这样可以戴着头灯整,勉去了我担心摸黑夜猎的开枪危险性。

又多了一种打法,安逸!

相关阅读:夜猎遇到的问题  -  打野鸡的经验  -  打斑鸠的经验

产品和文章全部在首页:【点击返回首页

货到付款 不要定金 电话(微信):138 8600 1234 QQ:3659125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